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尔曦

宠辱不惊的淡泊情怀~~

 
 
 

日志

 
 
关于我

成熟,理性,善良,淡泊~~

文章分类

吴婶 尔西  

2010-09-09 05:5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十六岁的时候和吴婶分别的。再见面已是九十年代了。
    这几年退休在家想得最多的是过去的事情,而有的时候吴婶会随着记忆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吴婶高高胖胖的身材,大大的眼睛,大嗓门,干起活来干净利索。邻里之间吴婶能张罗,谁家大事小情都会想到她找到她。而吴婶也是从来不拒绝,凡是能帮忙上忙的绝没有二话。吴叔和吴婶正相反,吴叔是大个子,精细精细的细高条,但人可是憨厚朴实没得说。
    那还是六十年代中期文革的时代,城市中的“忠字舞”取代了所有的活动。乱哄哄的没有秩序的市面上也成了花花绿绿的大字报,传单的海洋。居住在大杂院里的我们没有学可上,有时候只能在大街上随着开过去撒传单的汽车追逐着抢下这些纸张回家给家里当添炉火用。
    那时候吴婶家里有五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儿是尿毒症。每天晚饭后都是从头到脚肿胀着出来卖呆,而吴叔是木匠,下班回家吃上一口饭就开始干“私活”。用工厂里面不要的边角料做踢踏板(木质拖鞋)然后让大女儿出去坐在秋林公司商店外的台阶上或沿街叫卖,两角钱一双。用来补贴家庭生活。
    那时候我家里遭遇了巨变,父亲年初离开了我们。祖父年末又走了。家里没有张罗事的人和能力。那时候我十五岁多,半夜敲开了吴婶的家简单地说了我家的事情请吴叔帮帮忙。吴婶二话都没说,马上叫醒还在熟睡的吴叔和他们的大儿子立马来到我家该忙什么帮什么。天亮后吴婶又把几户关系好的邻居叫了出来都来帮助我家···爷爷得以顺利下葬。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那些年都是吴婶一家不时的关照下帮助下我们一家坎坎坷坷的走了过来。

    因为吴叔在木器厂,吴婶一家生活也困难。吴婶后来就在木器厂做起了家属工。吴叔在一次劳动中由于突然停电又突然来电被电据给伤掉了右手的三个指头,只留下右手的大拇指和小指。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使吴婶像疯了一样。吴婶很厉害,那时候没有法律,她也不懂法。但她这个不识字的家属工不信邪,东找西找终于找明白了。把家里凡是能劳动的儿女都弄到了工厂上班,谁也没有下乡。
    那时候在木器厂的工人每到一段时间都发小票。木屑票。这个只能用来烧火做饭,但省钱。吴婶每次发票都主动地给我家送一张,一张票五角钱能拉一木板车木屑。那段时间邻里间这种帮助和感情真是温暖人心。
    随着改革开放,木器厂越来越不景气,到九十年代中期地皮也卖了,工厂也散了,工人们都回家了。

    吴婶家里一大家子人都在一个工厂,要倒闭也是全家下岗。而那时候吴婶和吴叔也都年事已高了。因为我们家离开大杂院的时间比较早,这些情况都是九几年在看望吴婶一家时候才知道的。
    当年我家就住在中央大街这个繁华的街上,所以不忙的时候也要在这里走走。路过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心里的感触五味杂陈说不清楚。但有时候回去看看吴婶。不只是我自己去看望吴婶,我妈妈活着的时候也专程去看望过这位老邻居我家的恩人。妈妈去看她们的时候,吴婶老两口已经瘫痪在床了,吴婶见到我妈就哭成了泪人。妈妈感谢的话语让吴婶更是没有想到,临走妈妈给吴婶留下钱。回来嘱咐我们也要去看看,她家现在很困难去了别空手···就这样,我们在哈市的姐妹就不定期的把去吴婶家当成了一件事。每次去看望她们都会留下钱补贴她们的生活,因为这一家人太好了,只是时运不济一家人在一个破产的工厂,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

    九十年代末,吴婶和吴叔是相继在一个月内分别去世的。听到这个噩耗,我送了两位老人最后一程。
    今年的元旦过后我到中央大街拍外景,散散心。走到了当年我家的旧址,我想起了往事,想起了吴婶和吴叔,脚步分外沉重。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