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尔曦

宠辱不惊的淡泊情怀~~

 
 
 

日志

 
 
关于我

成熟,理性,善良,淡泊~~

文章分类

她从网络走进美国(原创)  

2010-04-27 17:3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是我先生拜把兄弟的妻子。缘尽缘散,夫妻相依18载。
    在我的眼里她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夫妻俩有一个儿子。由于她和我脾气投缘,我对她始终另眼相看。自从我认识她开始,她给我的惊喜一桩接着一桩。八十年代,多数人还没有经商的意识,她就一边工作一边开一家小裁缝铺起早贪晚的收活送货。她心灵手巧,想法超前。那时候上海是时装前沿,但凡有时髦的装束总会在第一时间从她的剪刀里花样翻新。那段时间大约有四年左右。可能是她挣到了第一桶金,她又转而做起了饭店。开饭店期间她的先生就不帮助她忙活了。而是利用饭店这个载体每天交朋好友,胡吃海喝,吆五喝六的。她要每次都得赔笑脸应酬,否则她的先生可是给她窄面的,有一次因为她的疏忽慢待了先生的朋友,晚上饭店打烊时候先生进了饭店给砸了个人仰马翻。
    从这个小饭店起步,三年左右功夫她就在闹市区里买下一个近120平方上下两层的门市继续开饭店。这次不比从前了,从前是租地方开店,要好多费用。这次是鸟枪换炮干大发了。真金白银就像纸片一样···也就是这段时间,夫妻不知何原因而分道扬镳了。据说是先生有钱了,有想法了,家外有家了,反正那段时间她的先生躲着不见这些朋友。只有她到处找我们诉说这些不幸。后来的结局是一样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一个家庭就这样解体了,儿子和妈妈过。饭店也兑了出去,她也在工作单位下岗了。她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有两年左右时间。
    2006年秋天,接到了她的电话我们得以又一次相聚。

    这次她找到我们是来与我们辞行的。她告诉我们,她找到了新的生活,一个全新的生活。她要带着儿子到美国去了,是去嫁人。对方是一个退休警官,住在宾夕法尼亚州。我们都愕然了,,,有一个朋友打破了僵局,问她是怎么想的?是怎么联系上的?这不是儿戏,语言不通你怎么有这么大的胆量?我插了一句:美国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夫妻之间都是AA制,你去了还带上儿子,你们俩个都不会外语,时间长了不怕美国人抛弃你们吗?!咱们的生活习惯和美国人天壤之别,你去了是你改造美国人还是美国人改造你?到那时候你如果走投无路了可怎么办?你给我从实招来!她那时候已经四十岁出头了,对我们来讲作出这个举动不外乎地震。面对我们大家疑惑的目光和话语,她显出十二分的镇定。她说:婚姻无国界。自从开饭店的时候就学会了上网,她也在这个期间结识了不少不安分的人,有钱人,有思想的人。她的婚姻破裂了,给她的打击太大了,以至于红火的饭店都不开了。她想了很多很多,她现在是自由身,这个岁数了,另一半肯定还是要找的,但前提是给儿子一个前途。由于夫妻俩的关系,儿子退步很快,她很忧心忡忡。既然是再婚她就要博一下,换个环境,换个心情,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重新活一次。基于这个念头,她在网上开始了涉外征婚。她说:她的征婚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人家老外可没把年龄婚龄财产看得那么重。她如是说。
    在这次聚会后的一月左右,她带上儿子告别了家乡,告别了父老乡亲和朋友飞到了美国。

    2008年春季,也就是她离开祖国离开家乡一年半的时间,她回来了。她又把我们聚在一起,这次是她第一次回来探亲。她给我们带回了好多照片,这些照片把她在美国的生活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也看到了在美国她的新家庭和她那一大帮美国亲戚欢快的合影。她尤其着重告诉我们,她去那里一年的功夫就和儿子取得了美国绿卡。儿子在那里打工,她也打工,在一个服装场。由于她的勤勉和吃苦耐劳她已经荣升了一个小主管的职务。和美国佬过的也算和谐,这次就是那个美国老公给她全权办理了回国事宜的。看到她的笑脸,看到她没有心酸和痛苦,我们也为她感到由衷的高兴。毕竟这个岁数通过网络征婚走进美国是一次赌博,但目前看她赌赢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